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爱如潮水

因为有了因为,所以有了所以;既然已成既然,何必再问何必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亲爱的朋友:我的博友已经加满,如果喜欢我的博客,请朋友加我,谢谢!! 有你的祝福,是我的幸福,有你的来访,是我的快乐,有你的支持,是我的幸运,非常感谢朋友一路相伴,愿我的朋友的人生一路精彩!

网易考拉推荐

中国三农究竟走什么路子才正确呢?  

2014-07-08 00:16:29|  分类: 三农工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具体做法是,先给农民确权,法律保证包产地农民私有,但同时立法农民的私有土地只能用于入股而不能自由买卖,即所有权私有,经营权集体所有,这样,就能以行政村为单位,农民以土地入股,组建农工贸股份公司,村民是股东,工资、奖金和股红,分别分配,劳动力进出公司也能自由流动;按照公司法,每个公司要有章程,要有股东大会、董事会和监事会,乡镇政府全部撤销,只在县级政府成立审计署、监察署,保障各公司帐务清楚,管理廉洁。这样做,全国70万个村转型费用共需35万亿到40万亿,而新兴城镇化规划的却是42万亿,就是说,转型三农结合新型城镇化,把修楼造城的城镇化投入预算拿过来,一举两得,还绰绰有余。



提要:中国农村潜在的危机已日益引起人们的注意。农民负担的加重,原有基层社会结构的解体,无法被农业吸收的数以千万计的流民潮,这些都是人们熟知的话题。而我认为,中国农村危机中最深刻最危险者,却是至今尚未引起注意的农业现代化模式的误导问题。秦晖农业问题研究专著《耕耘者言》

中国农业现代化目标确定存在着一个内在的悖论:一方面,要发挥农民积极性必须依靠市场和私有化的活力,藉此方能突破社会主义指令经济、克服大锅饭等衍生的种种纰漏;另一方面,一旦突破僵硬的指令性经济,市场发展起来了,国家却又失去了用非市场机制调节市场弊病的能力。可以说,近十几年中国农业的发展,这种内在的悖论是日益严重的。如果说20世纪80年代前半叶,中国农业主要沉浸在享受市场化的成果之中,那么到80年代后期,市场调节带来的蛛网震荡则一天比一天明显。近年来,随着中国农业中市场机制的逐步成熟,农民面临着由日趋巨大的震荡所带来的风险,它正在造成极大的破坏。

我国在上世纪80年代棉花生产的大起大落,除政策上的失误与若干技术问题外,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蛛网震荡。而在那些国家放弃购销干预与价格控制的领域,“蛛网震荡带来的风险”更为明显。1984—1988年间,陕西黑米市场曾连续数年发生价格交替大幅度升降,波幅低至每斤4角多,高至2元,产生严重的市场误导,使农民叫苦不迭。1988年国内苎麻紧俏,价格最高涨到每吨1.6万元,导致农民盲目扩大种植面积。但这种多年生作物到1990年大量上市后,价格便暴跌到每吨仅1600元,比峰值低了十倍。麻农普遍赔本,损失惨重,只得挥泪斩麻改植,产量再度大跌。又据近日报载,江苏南京等地的西瓜去年大贵,今年大贱,瓜农瓜贩均损失不赀。南方不少果区在十年内也经历过“大种柑桔图赚钱,桔树长成桔已贱;砍了桔树种芒果,结果之时价已落”的痛苦。随着我国糖、棉等主要农产品市场的进一步开放和乳业、肉牛等新兴市场的形成,这种风险的影响越来越大。

有些人以为,只要不断健全市场,上述困难就可以克服,比如建立期货市场等等。确实,期货市场是从农产品贸易中起源的,并且至今仍以农产品贸易为主要活动领域之一。但期货市场只能转嫁震荡或改变震荡的相位,却无法消除震荡或减小震幅。期货商可以藉期货贸易的套期保值避险功能来规避蛛网震荡的冲击,但生产者、消费者和整个市场供求关系却无法规避。这在理论上不难给予证明,而在实践中则可以从农产品期货市场十分发达的美国,在20世纪30年代以前频繁的蛛网震荡中可见一斑。

因此,我认为,今天我们必须纠正农业发展可以完全依靠市场这一观念。今天中国有句流行语叫“不找市长找市场”,从市场经济取代权力经济的角度看,这句话无疑体现了进步,但今天这一口号所反映的盲目性正在带来巨大的危害。实际上,今天的农民在许多场合并不想找“市长”,然而“市长”却非找他们不可,他们躲都躲不掉。然而在不能只“找市场”的场合,“市长”往往都拂袖不管,而且还拿腔拿调地教训农民要克服“保守思想”,要农民对“市场风险”——包括如蛛网震荡带来的市场风险——表现出更大的承受能力!

总之,农业商品经济的诸特点:主要生产资料土地的“半商品”性质,以及由此而形成土地垄断的可能,农业生产的长周期与非连续性,农业中市场信息虚假成分的存在,“滤波”机制导致的垄断可能,“蛛网”机制的存在,农产品需求弹性小于供应弹性,以及由此造成的“蛛网”易于发散而难于收敛等等,都使农业比第二、三产业更不可能“纯市场化”。而上述大部分特点在我国农业中,又比多数外国农业更突出。例如,我国不仅土地资源总量稀缺(世界21%的人口居住于7%的土地上),而且尤以耕地为甚(世界近40%的农民,耕种7%的耕地)。同时,我国可利用农地边际存量的弹性也是很小的,因而土地垄断的威胁就更大。又如,相对于发达国家而言,我国农产品消费结构较为简单,替代与选择性较小,因而需求弹性也就更小。如果“纯市场化”的话,就更易出现发散型蛛网循环,因此,我国农业中市场机制的潜在局限就更大了。所以,重新界定农业现代化的发展模式,是我们的当务之急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